<code id='pfdy5'><strong id='pfdy5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pfdy5'></span>

      <fieldset id='pfdy5'></fieldset>

    1. <i id='pfdy5'></i>
    2. <tr id='pfdy5'><strong id='pfdy5'></strong><small id='pfdy5'></small><button id='pfdy5'></button><li id='pfdy5'><noscript id='pfdy5'><big id='pfdy5'></big><dt id='pfdy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fdy5'><table id='pfdy5'><blockquote id='pfdy5'><tbody id='pfdy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fdy5'></u><kbd id='pfdy5'><kbd id='pfdy5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dl id='pfdy5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pfdy5'><em id='pfdy5'></em><td id='pfdy5'><div id='pfdy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fdy5'><big id='pfdy5'><big id='pfdy5'></big><legend id='pfdy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2. <i id='pfdy5'><div id='pfdy5'><ins id='pfdy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pfdy5'></ins>

            今日影評丨《燈塔》:一次隱喻和意象的狂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這可能是今年最具恐怖氛圍的,比邪典還邪而且最具有個人風格的恐怖片,是導演羅伯特·艾格斯在2015年其處女作《女巫》之後創作的又一讓人驚嘆的作品,你可以在這部電影中找到不安、驚恐、支配、異教的信仰、克蘇魯甚至希臘神話,多元的符號混雜在一起,就像片中的大海一樣變幻莫測,帶來瞭一場絕佳的心理恐怖片。

            《燈塔》的故事很簡單,在十九世紀九十年代,新英格蘭的某個小島上迎來瞭兩個人,溫斯洛(羅伯特·帕丁森)和維克(威廉·達福)將要在這個偏遠的小島上進行為期四周的燈塔維護和看守工作,四周的時間過去他們卻並未平安地回到陸地而是以死亡告終。這個故事就如同導演的另一部作品《女巫》一樣,打造瞭“新英格蘭民俗志異”,是的,這個故事也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改編出來的,在19世紀早期的威爾士兩個都叫托馬斯的人來到瞭這個燈塔,而且最終一個人死瞭,一個人瘋瞭。

            這個故事的梗概聽起來非常像恐怖片的經典作品《閃靈》,同樣是與世隔絕的環境,人物較少,而且片中也有致敬《閃靈》的片段,兩個人在瘋狂中都舉起瞭斧子進行相互砍殺,但是該片不隻是對於《閃靈》的復制,更有自己的特點,最突出的便是對於支配和被支配的探討。影片開始維克依仗著自己是老水手的身份不斷地欺壓新來的溫斯洛,兩人的關系搖搖欲墜,在一次次的沖突之下,溫斯洛用暴力逐漸掌握瞭權利,拿到瞭地位的反轉,甚至用一根繩子牽著維克到處爬來爬去,這是對於弱肉強食這一原始欲望最赤裸裸的表現。

            在片中另一個突出的表現是對於希臘神話的化用和串聯,在影片中你可以看見宙斯、普羅米修斯、海神波塞冬等等形象甚至臺詞中也多有體現,溫斯洛就像是盜取天火的普羅米修斯,而維克就如同波塞冬一樣是他的阻礙,兩人抗爭的內涵是一次對於神力和力量的奪取,一場古希臘式的悲劇。籠罩在這個故事之外的是克蘇魯那不可名狀的恐怖,貫穿影片的人魚和一閃而過的海怪模糊瞭現實與超現實之間的存在,令人分不清事情的真假。

            畫面采用1.19:1的畫幅,采用早期電影膠片時代的黑白拍攝風格和方法,這在當今彩色電影時代中可謂是充滿瞭復古氛圍,並且在影片開頭有長達7分鐘的鏡頭沒有任何對白,這是對默片時代的一次致敬。但是不要以為畫面是黑白的,血腥橋段就發揮不出其應有的效果,相反,正因為畫面是黑白的,所以影片中燈塔的霧笛聲、海鷗尖利的叫聲,海浪拍岸的聲音更能引起心底的每一次壓抑和戰栗。除此之外,黑白的顏色能引起腦海中的想象,在摔打海鷗的那場戲中,一切都是黑白的,但是我們能在腦海中想象出紅色的血液黏在海鷗白色凌亂的羽毛上,令人興奮和害怕。

            說回演員羅伯特,自從新蝙蝠俠的選角確定之後成為瞭最受爭議的演員之一,曾經因為其面癱一樣的演技而深受詬病,但是在該片中他的演技可以說是突飛猛進,由於《燈塔》並不是運用的常規恐怖片的套路,比如jump scare、高能鏡頭或是偽紀錄片的拍攝手法,回歸心理恐懼之後,隻能靠演員來調動情緒,所以兩位演員都貢獻瞭最為“癲狂”的表演,他和兩次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的威廉·達福搭戲一時間難分伯仲。

            由於其隱晦和陰鬱的風格太過明顯,加之復古的拍攝手法可能讓大部分的觀眾看起來不舒服,甚至覺得無聊,如果不能深入到導演想表達出的癲狂境地,那麼它就是一部無聊之作。

            從始至終,燈塔上面有什麼導演也沒有明說,但是等到結尾的時候燈塔上面有什麼不再重要瞭,它隻是一個符號,令人心智迷失,全程觀看下來這部影片,觀眾已經陷入瞭無人之境,沉溺於妄想的精神世界,感受於不可名狀的恐懼和癲狂已經足夠瞭。